学古琴难吗?

学古琴难吗?

“古琴难学吗?”这一问题几乎是每个初学者都想弄明白的一个问题。有琴友说:“难”!不难何以称得“国乐之父”呢?有琴友反驳:“不难!非常简单,稍用点心,半年便可弹中等琴曲了”!一个问题两种解释,何对何错?可以这样说,这两种解答,两种说法也对也不对,都属盲人摸象之见,说习琴简单的是单从古琴的技巧来讲的,而说学琴难的是从如何表现琴曲的内涵、意境等方面去考虑的。
 
先谈谈古琴演奏的技巧。“千日琵琶百日筝,练好胡琴得一生”,这句俗话,是比较了三件乐器的难易程度,胡琴最难,琵琶次之,古筝最为简单,胡琴属于弓弦类乐器,无徽无品,自然要比琵琶、筝等弹拔类乐器难一点,因为每个音全靠耳朵去琢磨。虽然这里只提了琶琵、筝、二胡等三件乐器,并未说古琴,然后古琴和古筝从指法上略有相同之处,尤其是右手指(法,托、劈、抹、勾等)大致相同,所以古琴可以和古琴来作简单比较。古筝的传统曲目,如筝曲《高山流水》、《渔舟唱晚》等,这此筝曲与古琴难易程度大致相同,因为传统筝曲和古琴曲大都速度舒缓,曲子多以中、慢板为主。然而古筝近几十年发展非常迅速,出现了一大批新创作曲目,且又特别经典,这些新创作曲的对技巧要求非常高,节奏也快,如《井岗山上太阳红》、《打虎上山》等,这样就使古筝的技巧有了很大的提高,而古琴常演奏的还是以传统曲目为主,依然慢慢悠悠,还是如同周作人所讲的“丁一声东一声”,如《渔樵问答》《平沙落雁》等,即使古琴曲《流水》〈潇湘水云〉、《春风》等较高难度的曲子在技法上也无法与筝曲《井岗山上太阳红》、《打虎上山》等相比,如果这样简单地相比,那么古琴要比古筝简单多了,更不用去比与二胡之类的弓弦类乐器了,那更是小巫见大巫。
 
正因为古琴对技巧要求相对简易,这也就形成了古琴界业余琴家与专业琴家相媲美,相抗衡的一个现象,这也是古琴界独特一道景观,众琴家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,一百个琴家就有一百个《平沙》。当然这里说的业余不代表水平,只是针对职业而言,因为全国只有少数的音乐院校设有古琴专业,即使是其它学校的 古琴教授,不是客座,也是外聘,试问全国这么多家琴社,又有多少琴师专门从事古琴教学呢?所以琴师往往是士、农、工、商、三教九流,七十二行,行行都有,只是玩票的级别不同而已。也正因为有了这诸多业余琴家的参与,才有流派纷呈、争厅斗妍、多姿多彩的古琴艺术。这也是只有古琴才独有的一个现象,这其中重要的原因也就是古琴的技巧要求不高,你专业琴人练一天琴能攻克的曲子,我们工作之余,茶余饭后,稍化点时间,同样也能做到。所以很难见二胡、或古筝有业余的票友难专业的演奏人员相争锋。音乐爱好者,《赛马》,《二泉》、《江河水》、《渔舟唱晚》玩玩可以,像《野蜂飞舞》《打虎上山》之类的曲子也能听听而已了,但古琴曲《流水》、《潇湘水云》那就不一样了,只要认真弹个二三年,人人都可掌握,弹好弹坏另当别论。正因如此,范子文一月学完《梅庵琴谱》这样的佳话也就不足为怪了!
 
古琴不仅仅是一件单纯的乐器,与其它乐器相比,还有很强的文化性。上千年来,只有古琴较为完整地保留了古代的指法、曲谱,那么用现代的思维按照古代的指法去演奏古代的曲谱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诸葛亮在城楼上用古琴能智退司马之兵,试想,如果让诸葛亮在城头换件乐器,用二胡或筝来代替古琴,那么效果如何?结果可想而知,一曲未完,但已身首异处。
从这点来讲,古琴的难点不是她的指法,而是如何去学习古代的思维、思想等等。如果没有很深的传统文化功夫,这件乐器很难弹好,可以说功夫应在琴外,而不在琴上。所以同一曲《良宵引》,有人便可能奏出月明云淡之良宵妙境,而有人只能拼凑出几个简单的音符。
 
可能,这就是古琴的妙处所在。中国的传统文化大多如此,中国画中写意画看似简单,实则不易,最难者当属泼墨大写意,如宋梁楷的《泼墨仙人图》,寥寥数笔,一个憨态可掬人的仙人便跃然纸上。中医大家只需一部《内经》便可把脉治病,一阴一阳便可妙手回春,但这琴外的功夫又需多少?历代医家常言“学医必通易”,说的也是此理。
古琴难易之辩,智者自知矣!
 
 
出镜模特:一只番茄 摄影:朱丹丹
  下一篇:用一段古老演绎一首天籁
上一篇:【古琴指法】第一课:右手指法中的"勾、挑”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www.cyspx.net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088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