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与琴

梅与琴

梅花与古琴,古人心中两大高洁的精神符号。
 
一个形而下的,有花有香。一个形而上的,有音有韵。
 
在古典文化中非常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。
 
在日本人的精神观里,花因为美而呈现出神性来。曾经的梅花开在唐诗里,遣唐使将诗与花一起带来。孤独、清幽,却又高贵华丽。日本不产梅,但日本的贵族却一度咏梅成风。
 
诗人大伴旅人歌曰:梅花纷落,如天飞雪。在梦中语,我想那是风雅的花啊,纷纷落在我的酒杯里。
 
借了诗人的歌喉,梅花入梦入酒。
 
梅,有花无叶。这种奇妙的反一般常规的生长被神化成具有阳气和生机。枯黑的似乎像死去的古梅花树枝上依然能够开出柔情似水的花朵,且还那样的芬芳清丽。这样强烈的生死对比,激发起了古人的诗情,成为长生的象征。梅花在冬天结束,春天伊始的时候盛放,又成全了古人凌寒独放,敢为百花之先的情怀。
 
歌咏梅花几乎是每一个传统情怀的文人要做的事。《全宋诗》中,梅花题材的文学作品有4700多首,《全宋词》中咏梅词1120多首。可见当时对梅咏赞的疯狂。
 
除了诗词,作为乐器之首的琴,也少不了对它的赞颂。古琴中的十大名曲,必会提及《梅花三弄》。曲的成因还有一段佳话。
 
东晋时期有个高富帅叫桓伊。爹是护国将军,年少就精通音律,嗓子又好,又是个美少年。他常常以梅谱曲,以笛演奏,音韵悠扬。夜幕降临万籁俱寂时,他吹起梅笛,婉转清幽,经久不息,人们常以为是仙乐。《晋书》称赞他“善音乐,尽一时之妙,为江左第一。”东晋太元八年(383年),前秦王符坚率百万大军进犯东晋。桓伊同谢安、谢石、谢玄等率八万晋兵迎战秦军于淝水(史称“淝水之战”),以一当十,打得秦兵一败涂地。战后,桓伊功成身退,于太元十年(385年)十月,带着心爱的笛管又一次旅居衡阳云锦庵。
 
当时还有一个文艺界的大咖叫王徽之。是个文二代,他爹就是书法界第一人的王羲之。有这样一个爹,儿子当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,书上称他:性卓荦不羁。如风的少年有一天看着窗外下着大雪,忽然想起好友戴逵。连夜冒着大雪划着小船去找他玩,却到了门口,折路而返。人家问其原因,他很任性的说:“本乘兴而行,尽兴而返,何必见安道邪?”
 
当这两个人相遇会发生点什么呢?
 
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.任诞》上说:
 
王子猷出都,尚在渚下。旧闻桓子野善吹笛,而不相识。遇桓于岸上过,王在船中,客有识之者,云是桓子野。王便令人与相闻,云:“闻君善吹笛,试为我一奏。”桓时已贵显,素闻王名,即便回下车,踞胡床,为作三调。弄毕,便上车去。客主不交一言。
 
又是一个不说话,只听曲闻知音的逍遥事。魏晋风流名仕的风姿可见一斑。当时称《梅花引》《落梅曲》《三六》等。后人唐朝的颜师古将词曲改编成了琴曲,一时天下流传。《神奇秘谱》、《西麓堂琴统》《天闻阁琴谱》等等各大通世琴谱中都有收录。全曲共有10个段落,因为主题在琴的不同徽位的泛音上弹奏三次(上准、中准、下准三个部位演奏),故称“三弄”。即为:“梅花一弄、弄清风;梅花二弄、弄飞雪;梅花三弄、弄光影;暗香浮动、水清清”。
 
在琴的手势中有一种技法叫:游吟势。名为“落花随水”。也暗指随波漂流的梅花。手势口诀为:“落花随水兮,顺流而去;逆浪所激兮,欲住不住;因其势以取喻兮,能求意而自悟。”绰上得声,即退下,再绰上,又退下,转折上下,有似游行。
 
宋代审美中,古琴有断纹为美。断纹指的是古琴漆面长年风化和弹奏时的震动所形成的各种断痕。一般来说,琴不过百年不出断纹,而随年代久远程度不同,断纹也不尽相同,如《潜确类书》就云:“古琴以断纹为证,不历数百年不断。有梅花断,其纹如梅花,此为最古;有牛毛断,其纹如发千百条者;有蛇腹断,其纹横截琴面,或一寸,或半寸许;有龙纹断,其纹圆大;有龟纹,冰裂纹。”古琴以龟纹断最为名贵,琴家常有“千年难买龟背断”之说。其次则为梅花纹。
 
断纹的出现,和气候;髹漆工艺等均有关系。尤其是古琴的漆胎,一般来说,要是漆胎薄,比较容易起断纹。瓦灰胎比较松脆,比鹿角霜胎和八宝灰胎容易起断纹。因此,假如一张传世老琴是用纯鹿角霜胎,又比较厚的话,那么其琴体的断纹就更显珍贵了。反之,要是用比较薄的瓦灰胎,起断纹后往往容易成片剥落,很难修理,故不为琴家所重。
 
 
 
春日,带着心爱的琴,去梅下抚弄一曲《梅花三弄》几乎是每个琴人的理想标配吧~
  下一篇:《秋风词》——闺情悲秋之曲
上一篇:黄钟调——冬至之音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www.cyspx.net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08813号